close

出生在80年代初,沒怎麼感覺到自己是苦逼的80後。shzzsp.weebly.com 結果突然間天變了,自己莫名的成為了一個有故事的人。似乎一周的時間我做了一個夢,似乎我突然穿越到了一個家庭倫理劇中。鏡子中憔悴的自己,空氣中重重的霧霾都在提醒自己,醒醒吧,你成了一個有故事的男人。否定了我之前三十幾年的人生意義,打破了我的人生信仰,讓我認識到了人性的醜陋,可是沒有選擇。

 

明天我就要回到生我養我的地方(一個東北的邊陲小城,前一陣困擾於省長打臉事件,民眾集體討薪事件),在那裏有我逐漸失落的記憶。我在哪里聽過,記憶啊就像是錄音帶,隨著時間的離去,一點點變淡,新的記憶刻骨銘心。

 

記得那是95年,小學畢業,我是個大孩子了。礦工的孩子早當家,可是我依然無憂無慮,我是個成績不錯的小胖子(也可以說在我們那裏非常出色,因為似乎我是以年級第一的成績升上的初中)。記憶中的語文老師有著一副嚴厲的面容。第一節課,她讓我統計學生的各種情況,好像想讓我當課代表的感覺,儘管我猜到了她的想法,可是我沒有去做(分析我的性格,典型的雙子男,下意識的拒絕,下意識的保持距離,自卑又自負)。課代表是兩個女孩,個子都不高。或者因為她們搶了我的位置,或者因為喜歡她們,我總是和她們作對,甚至夥同幾個男孩為難她們。我給他們取了外號,個子高一點的小廷我叫她大豬面頭,個子矮一點的小蕾我叫她小豬面頭(13歲的男孩有點懵懂的喜歡了,會對女孩子感興趣,表達喜歡的方式就是欺負她們)。我們的班主任是數學老師,我們都叫她馬老師,四年的初中生涯,她扮演著母親的角色,我們都是她的孩子(我們離開後,她可能不會這麼付出了,真的太累了,操的心太多了,不高的個子撐起了我們幾個的未來,簡陋的焗油技術蓋不住她大半的白髮)。英語老師姓王,很和藹的人,但是嘴真的很損,不留任何餘地,她經常敲打小亮(你家條件不好,父親一個人上班,年紀也不小了,你學習不好怎樣怎樣)因為小亮的父親和王老師家裏熟識。小亮,我一輩子的朋友,小學就同學,學習成績相若,他帶著我第一次去打遊戲機(帶電視那種,彩電兩塊錢一個小時,黑白電視機一塊錢一個小時),我第一次和家裏說謊,我們一起玩街機,我們一起上高中,一起來到這個霧霾深重的城市,偉也是小亮和他媳婦小冰介紹的,這些以後再說。物理老師聲音洪亮,微微發福,很有激情的人,很有追求的人,後來他去到我們市最好的高中(我的高中生活,以後再說)的附屬初中。化學老師一個善良的女人一個善良的母親,她兒子那時正上幼稚園,真是一個漂亮可愛的孩子(提到孩子,我有點傷感,墩墩,我曾經的兒子,你該怎麼成長,你才五個月,你能幸福的長大,快樂的成長嗎?)政治老師,一個刻板的老頭,留著魯迅式的小鬍子,帶著黑框眼鏡(其實他是受到學潮的影響,從大學直接發配回我們那裏,我不知道經曆了什麼樣的生活,幾年的時間,從一個激情的學生蛻變成我們的政治老頭)

 

明天我就要回到那個小城市,和我的父母攤牌,說實話,這一周他們操心了,他們不知道發生了什麼,只是莫名的擔心,擔心兒子,擔心孫子。明天安慰我的家人,然後我還要繼續尋找我的記憶。

arrow
arrow
    文章標籤
    故事 情感
    全站熱搜

    chencailg1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